这个p事多的人懒死了
什么都没有留下
求求你们给个小心心让它快点复活吧
文笔处于初中作文水平...最辣鸡的那种

【雷安】臆想(1)(可能是个婴儿车)

  又名“我这些天不睡觉在想些什么啊!”“如何自弯”“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,后来我弯了,这是报应吧”“脑补需谨慎”
  作为一个合格安吹,我像先吹爆安哥,然后这个臆想,可能也包含了我个人感情,他可以自动带入。
  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,狗年大吉,身体♂快乐!(身体健康,新年快乐)

个人不定点发文目录走这【点我点我点我】持续更新

这里划重点
  ※他大部分是指雷狮,具体看情情境。安哥的话...各种称呼
  ※最后会写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
  ※应该会写肉,反正是臆想,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怎么写
  ※不想再白嫖了
  ※有个人感情和个人对人物的理解,ooc属于我
如果ok,那么各位看官请:

  雷狮想嫖安迷修很久了,大概是从某一次打架之后...他真的不是故意把安迷修的衣服上的扣子拽下来的!
  他看见了安迷修的胸肌和腹肌,不像是那种专门健身练出的硬邦邦的充满肉感没有美感的肌肉。而那个二货骑士,根本没有注意到他露点了,一脸正经的对他说“恶党,我们下次再战,让我换件衣服去。”
  然后安迷修就走了,就走了?!!!
  接下来雷狮几夜都在瞎想安迷修没有露出来的那部分。
  比如:

第一夜想
  他当时并没有给骑士说离开的机会。猛地扑向骑士,把他的双手摁在头顶,用一只手摁紧,另一只手掀开骑士的衬衣。看骑士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。
  那时他说到“安迷修你是女人么,这么白,这里这么可爱”说到,手指指向骑士胸前的红点。看着骑士恼羞成怒。
  “恶党你怎么能说我像女人!你...”他并不想和安迷修吵,于是就揪了一下骑士胸前的xx。
  “oh,fuck,恶党你干什么?”安迷修想要挣扎着起来,想要挣脱雷狮的手,可惜雷狮把整个人的重心集中在按住他的手上,骑士的反抗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。
  “骑士不能说脏话。”
  “松手!”眼看安迷修就要生气,他又开始纠结。
  是吻他然后继续探索呢,还是放开他我们下次再战?
  那我就放手吧。(bushi)
  当然他不会就此罢手,他可是雷狮,他可是海盗,横行霸道才是他的本职!放手,在他雷狮的字典里可是不存在的!
  “不”他凑在安迷修耳边,轻轻的吐出一个字。
  “我说最后一遍你松不松手?”安迷修皱了下眉。
  “你觉得存在么?安迷修”他顺嘴舔了一下安迷修的耳廓。顺着耳廓向脖子吻。
  “你要干什么!?”
  “你觉得呢?”
  他放开安迷修的脖子,他并不粗暴的亲吻并没有在骑士的脖子上种下草莓,最多只留下浅浅的红痕。
  “我想...”他说了两个字,便不在往下说,看见已经别开头的骑士,他只好又把脑袋凑到骑士的眼前,说“我想!”话音刚落,他就这样亲向安迷修的嘴。
  他看着骑士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脸震惊的看着他,心中突然有一种迷之优越感。仿佛安迷修眼中不是震惊,而是惊恐。一种似乎征服这个骑士的感觉。
  但他又开始后怕,他是不是不该这么做,安迷修会不会因此不再与他比试,避开他,甚至杀了他。

  他到底该不该这么做。

  他该放手么?他开始迷茫了。

  哦,我在想什么。雷狮揉把脸,看着天边一丝光亮。太阳就要升起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外话:
  不敢写种草莓重在脖子上是因为,之前在好像是在QQ的新闻上看的小伙子被女朋友吸草莓吸死,好像是因为吸爆了动脉,脖子上的血管很多啊!所以小伙伴们秀恩爱需谨慎...(所以你们不要秀恩爱啦!)

评论(3)
热度(25)

© 东北三省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