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p事多的人懒死了
什么都没有留下
求求你们给个小心心让它快点复活吧
文笔处于初中作文水平...最辣鸡的那种

【雷安】臆想(2)(可能是个婴儿车)

  又名“我这些天不睡觉在想些什么啊!”“如何自弯”“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,后来我弯了,这是报应吧”“脑补需谨慎”
  作为一个合格安吹,我像先吹爆安哥,然后这个臆想,可能也包含了我个人感情,他可以自动带入。
  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,狗年大吉,身体♂快乐!(身体健康,新年快乐)

【目录】个人不定点发文目录走这【点我点我点我】持续更新

这里划重点
  ※他大部分是指雷狮,具体看情情境。安哥的话...各种称呼
  ※最后会写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
  ※应该会写肉,反正是臆想,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怎么写
  ※不想再白嫖了
  ※有个人感情和个人对人物的理解,ooc属于我

如果以上ok,那么各位看官这里请:

  第二天雷狮早早的起了床,好吧他是一夜没睡,整夜都深陷在自己臆想中的名为安迷修的美人乡中。
  卡米尔看见自己大哥的眼线(bushi)似乎又重了,但他自己还要追自家小娇妻(bushi)埃米,在爱情面前,兄弟情都是假的。(bushi)
  今天的雷狮,脸依旧是那么臭,脾气依旧是那么大。但是海盗团的人都发现大哥行动的路线有点不同,大概是避开了所有能和安迷修碰面的地方,以及各种避开与安迷修有关的人。
  少了这两个人的比试,生活似乎少了些乐趣,毕竟没戏看了。
 
第二夜
  他想了一下,昨天那样,怕是会被打。
  要不从表白开始?
  “喂,安迷修”
  “怎么了,恶党,又要打架么?在下随时奉陪”骑士露出了警惕的表情。
  “安迷修,老子有话跟你说。”他面对着安迷修警惕的表情,有些无奈又有些受伤。唉,为什么会被他防着呢。
  “那请你快说,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,在下还要去寻找需要帮助的小姐。”骑士有些不耐烦。
  这句话成功的激怒了他“整天小姐小姐小姐的,想找人上床就跟我说啊,我带你去找鸡。安迷修你这个人真虚伪。跟你说点事你就不耐烦,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
  “请你不要这么说,作为骑士,帮助弱小,是我的本职。”骑士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丝嫌弃,“还有,既然你认为我的行为是虚伪的,那就请你离我远一点吧。”
  “安迷修!我喜欢你啊!”他忍不住了,“煞笔骑士!”
  “???”安迷修表示很害怕,并且想要离这个人远一点。
  他当然不会给骑士机会。他说都说出来了,骑士要是跑了,那就太丢人了,丢他们海盗的脸,甚至会让他在海盗界被除名。
  于是他扛起骑士就跑,跑回自己的小窝,把骑士扔在床上。
  他粗暴的撕开骑士的白衬衫。
  “你发什么疯”安迷修怒道。
  “我没疯,我很清醒”他说道。“安迷修我喜欢你”一回生二回熟,因为说过第一次第二次说出口的时候他并没有紧张。
  “我是个男人”骑士看着他说。
  “我知道。”
  “两个男人怎么可能在一起。”
  “为什么不?”雷狮粗暴的吻向安迷修的唇,舌头撬开骑士的牙齿。用舌头勾起骑士的舌头,试图加深这个吻。只拉过小姐的小手最多亲一亲小姐的手的傻骑士,并不会吻。只觉得那个人的唇比小姐的手更香更软。
  “安迷修,做我的骑士吧”
  “海盗不需要骑士。”骑士固执道。
  “我也是皇子”
  “...”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人无理取闹,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。
  “骑士骑狮么?”他说调笑着,伸手准备扒下骑士的裤子
  “!!!”安迷修抓住他扒裤子的手。
  “干嘛啊干嘛啊”雷狮不满道,“我就算不是太子,我也算是个头吧,你要听话,安听话”说罢他亲向骑士的脸。
  “乖~”他哄道。
  并不习惯他耍流氓的骑士,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身上的人,只好自暴自弃道“说好的我骑狮呢...你下来...”
  “哇,安迷修,这么刺激的么,第一次就骑乘?嗯?”

  打住打住,雷狮,你又在想些什么!安迷修怎么可能这样说话!
  你又在乱想些什么啊!
  快够!!!

  雷狮孤独的坐在自己小窝里,天边的朝阳打在他的侧脸上,灿烂的阳光也温暖不了他jsjsjdbehisajahabs(无实意)(我相信你们懂的)的内心。
  无比的凄凉。

  今天的雷狮,黑眼圈又重了呢!

  我十八岁,我好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文外话:
   我十几岁,我好累。无限失眠。

评论(1)
热度(10)

© 东北三省_ | Powered by LOFTER